返回列表 发帖

小欣后悔为了扰乱肥猫的思绪而口不择言地说出了开心老总,可肥猫慧香大锤般的重量让他实在是没的选择。“我说,我说,那个的确是我们的开心老总,据我所知,他是泰籍华侨,是去年回来投入5000万美元投资地产业的,其他的我真的不知道了,你饶了我吧”,小欣求饶道。
    “那么刚才那个女孩呢,就是你说的睫毛丸丸,她是怎么回事?”,肥猫在得知开心的事情后还是不依不饶,因为他觉得那女孩妖冶的打扮中透出几屡清纯正直的气息,以肥猫多年的江湖阅历,他相信这个睫毛丸丸绝不是个简单的女孩,因为这是肥猫退出江湖10多年来再一次感到了那种清纯正直的杀气,熟悉也陌生,很像当年“秀月宫”的掌门人——一个中日黑纱掩面的窈窕女子,江湖人都没见过她的真面目,肥猫也不例外。
    肥猫很奇怪为什么那个女孩也有这样的气息,可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,最重要的是找到开心。。。



我一个人吃饭、旅行,到处走走停停;也一个人看书、写信,自己对话谈心;只是心又飘到了哪里;就连自己看也看不清;我想我不仅仅是失去你。

TOP

开心,首先那个泰国的人妖虽有几分貌似,但是决不会是开心.开心不是那种宁为一斗米折腰的人,他是个汉子.顶天立地的汉子,肥猫心里说.

小时侯就能把巴巴拉成等边三角行的人能是一般的人吗,肥猫现在关心的是开心为什么离开.

肥猫望着身下龇牙咧嘴但明显是装模做样的小欣,弄不清楚开心到底和他是什么关系.肥猫觉得很无趣.随即从小欣身上起来,坐在了一边,双手托着下巴,不知道想着什么?小欣拍了拍衣服爬了起来,从他那黑色的牛仔裤里掏出了已经被压扁的黄南京香烟.点了一支,递给了肥猫.自己又点了支.深深的吸了一口.

"说说你怎么认识开心的?'肥猫问

"在我6岁那年,我已经是B市公认的天才,很是牛B,"说完小欣还不忘摆了个POSS."我听说A市有个人能把巴巴窝成等边三角形.所以就离开家来到A市.记得来到A市的第6天,在一个居民小区外一个大树下,看见3个人在那玩游戏,其中有个就把巴巴窝成了三角形.我知道那就是开心,我不仅注意到他能窝成三角形的巴巴,并且注意到他没搽屁股,嘿嘿.于是等另外2个小孩离开后,我来到了开心的面前,什么话没说就脱下裤子,窝了个五角星型的巴巴,从那以后我就和开心成为了朋友."

"至于开心为什么离开,我只能告诉你是为了个女人"小欣对着肥猫说.

"唉,问世间情为何物,直叫人生死相许."小欣叼着烟,踏着自称为凌波微步的步法渐渐远去.留下深思的肥猫.

在肥猫心中,小欣是个迷,开心的离开也是个迷.



未生我时谁是我,有我之时我是谁

TOP

肥猫想着想着,忽然雄心万丈,发誓一定要把开心找到.这种心态我们应该能理解,和谐社会的警察,平时只能抓抓小偷,给小孩开开防盗门这种小儿科的事,偶尔还得遇到几个像杨佳这种神经病.为了那每个月的三四千大洋,过着提心吊胆的狼狈不堪的日子,唉,付出的成没成本太高了.现在能够以一个佐罗般的英雄形象适时地拯救出一个儿时的好友.

"开心啊开心,你失踪得太好了,太是时候了,真是天助我也,哈哈..."肥猫迎着午后劲猛的阳光,眼睛微微眯着,沉迷于那些美好的幻象中,这是他曾经多少次深切企盼过的啊...

肥猫把手中的烟果断地扔在地上,并狠狠地踏上了几脚.决定去找开心的姐姐恒缘了解开心失踪前的行踪,看能不能寻到一些蛛丝马迹.说干就干.他大步流星地来到恒缘家,听恒缘说着开心...偶尔若有所思地点点头.

"开心这些天喜欢上网,在失踪前几天,他几乎不再去管公司里的一切大小事务,每天要泡在QQ里多达5小时呢..."恒缘很是疼爱这个弟弟,她是个聪明能干的女子,可是一涉及到自己的亲人,行为思想就变得极端迟缓了起来.

"QQ?泡QQ?"肥猫有些匪夷所思,"难道泡妞?不会啊,以他开心的家底,难道泡妞还用QQ这么老套的方式,只要他开个口,那美女还不比西湖杯的马鞍山小姐秀多吗?难道最近地产商真的是好日子到头了,资金链面临断裂?心里压力太大?肥猫有些一厢情愿的想着,不管怎么说,还是先把开心的QQ聊天记录调出吧...

(省略无数字黑客技术)...开心的QQ里美女真多啊@_@,肥猫既是羡慕得直咽口水,又是嫉妒得怒火中烧,"NND,我一个老婆都还没,他情人就能有一个排,有钱就了不起吗?"找到最近联系人,一个个看,忽然有个自称"于彦"的女孩吸引住了肥猫的注意力,她发给开心一张照片,她的身后是撒满阳光的窗台,大约是20岁左右的年纪,桃花颜色桃花眼,聊天内容也多是自己感情方面的事情,有些故意引诱别人向感情话题拱茬的味道,主动称想和开心交男女朋友...

联想到最近频繁发生的网上诈骗案,难道...


(旁观者,未经你同意,擅自盗用你的文章,请不要介意,嘻嘻))





TOP

有没有可能是开心偷偷带了个小妞,想过几天神仙日子,去北京看奥运了呢?对了,那个美女逍遥也很久没来了,会不会。。。?可是为什么这么久都没开心的消息?难道谭望嵩连场外的观众也踢了?

那个什么小欣,亏你还自称是开心的朋友,还不赶快联络你的江湖弟兄们查查,说不定你找到开心,他一感动,就把他那么多情人分了几个给你,到时春夏秋冬四个季节,都有不同的MM陪,呀,也是一件美事啊!

幸福吗? 拐角,身后,眼前,手中... 简单的幸福! 那么还想什么?

TOP

肥猫想到这里,决定再去找小欣,路过解放路的时候狠狠牙买了包中华,唉,这年头,求人做事难啊.

来到小欣的住处,敲了半天门,没人开门,但是里面的打呼声音十里外都能听到.肥猫就弄不明白,小欣不是很穷的人啊,为什么在高潮村租房子住呢,难道喜欢"高潮"这个词,恩,肯定是的.哈哈,肥猫为猜到小欣的内心洋洋得意.抽出一支烟点着,自我陶醉着.

一支烟都抽完了,门还没开.肥猫实在受不了了,一脚把门踹开,心想大不了一会给他安上,

凌乱的房间如狗窝一样,一堆脏乱的衣服的堆积在床头,一个人四仰八叉的躺在一边,身上盖着一床被单,满屋子都是浓重的烟味.

"小欣,小欣"肥猫用力的喊着,假装没有看见顶在小欣头上的袜子.但是小欣依然呼声震天,没有起来的意思.也许根本就没醒.

"哇,快起来看波霸"肥猫突然一声大吼,转身走出门外.

床上的那个人骨碌一个翻身,动作很是矫健,顶着袜子就跑到门外,一双小眼睛环绕一圈,最后定在了蹲在门外肥猫的身上."波霸呢?"

肥猫晃动着自己巨大的胸部说"这就是拉"

小欣立刻双眼一翻倒了下去.

 

 

[em05]
未生我时谁是我,有我之时我是谁

TOP

“找我干啥?”,小欣一脸不情愿的样子,“我刚才梦到美女呢,都被你搅和了。”

“别做你的春梦了,近来过的怎么样”,肥猫递上一支中华问道,“别整天看《龙虎豹》、《Playboy》什么的,对身体不好。”

“切。。。那才叫生活啊,你懂么你。。。”,小欣一脸惬意地答道。“好了好了,没空和你丫谈这些无聊的东西,知道你们开心老总在哪么?”,肥猫摆了摆手,他有些厌烦小欣这色相了,其实他知道小欣是个好人,只是这年头女人太现实了,小欣也只是想女人想疯了。

“开心老总?自从他失踪后公司就麻烦不断,先是税务来查帐,说公司涉嫌偷税5000多万,把公司的帐户给封了,后来城管又找上门,说公司门口的灯箱占道摆放,要把灯箱没收了,公司会计一急,就把城管给打了,这一打可好,公安也来了,先是说公司的会计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,把她给拘了15天,随后又继续调查,公司员工都给带走了,我也给带到派出所问了10来个小时,最后认定我们公司涉黑,把刚放出来的会计和几个副总给刑事拘留了,现在还没出来了,公司大门不知怎么也给法院贴上了封条,我算是惨了,今年的高温费还没发就失业了。”,小欣说到这里,眼泪都快下来了。

肥猫一脸的无奈,想了想,从贴身的口袋里掏出两张钞票来,一张100、一张50,只见肥猫咬了咬牙,递了一张100的钞票给小欣,“兄弟,你拿着,别买那些花花绿绿的杂志了,买些东西吃吧,也够你混几天的,回头我再给你想办法”,说完肥猫转身就想走。

“哎,等等”,小欣一拍脑袋,似乎想起了什么,“我记得开心老总消失的前两天让我办过一件事,那天中午我还在家睡觉,开心老总打电话来让我帮他买张到南京的车票,我当时还挺奇怪的,怎么他去南京不用自己的车,但也没多想,现在想想还真的挺可疑的。”

“哦,有这回事?”,肥猫若有所思,“听说美女逍遥在南京有业务,开心会不会。。。”,想到这里,他决定去找那个“睫毛丸丸”,虽然肥猫不认识他,但他相信这个丸丸一定不简单,而且他也有预感这个丸子一定有能力帮他也会帮他,虽然大家最终的目的可能不同。。。

我一个人吃饭、旅行,到处走走停停;也一个人看书、写信,自己对话谈心;只是心又飘到了哪里;就连自己看也看不清;我想我不仅仅是失去你。

TOP

“嗯,就找睫毛丸丸,她既是秘书,开心日常事务应该归她掌管。”一边想一边往回走,“哎,你。。。肥猫。。。你再等等。”小欣在后面又喊,“你又有什么线索了?”

“哦,忘了和你说二件事了,一我这人只是嘴上有点油,实际我就是一柳下惠,不信,你找个PLMM来测试测试我能否坐怀不乱,嗯,最好就是那个扑火MM!”小欣满脸期待看着肥猫,满心希望肥猫能够爽快地点头,答应下来,肥猫哭笑不得的看着小欣,恨不得在他头上敲个脆嘣,“那还有件事呢?”

“还有件事?对,还有件事,你看我这记性,都差点忘了。”小欣似笑非笑得看着肥猫,一个字一个字慢吞吞得说“你肥猫的胸部怎么也不能称得上波霸,最多也就是一油煎荷包蛋吧”

幸福吗? 拐角,身后,眼前,手中... 简单的幸福! 那么还想什么?

TOP

   七月十五,正午

   太阳像刚刚吃下一打伟哥,火辣辣的,炫耀着他的威猛

   这样的天气显然既不是杀人天,也不是嫖娼夜

   赌徒、嫖客通常都不会在这个时光出现

   肥猫嘴里嘟囔了一句,“都他妈的吃饱了撑的,人家打架关他吊事,报什么破警!”

   这个报警电话还是弄得他很不爽

   就像刚爬到女人肚皮上被敲门声给打断

   开心这些天搞的他很不开心,刚刚知道一点线索,准备去找睫毛弯弯,就要出别的警

   他真不想干警察了

   但是他必须干下去

 
  近来他才知道,一个人要活着并不是件容易事。谋生的艰苦,更不是他以前所能想像得到的,一个人要

   出卖自己诚贾和劳力,也得要有路子

   而他没有路子。老鸨有自己的一帮人,鸭子有自己的一帮人,甚至连挑夫苦力都有自己的一帮人,

   不是他们自己帮里的人,休想找到工作。

   他必须要干好这个工作

   等他赶到地点,

   出事地点是在一个苍蝇的乐园,

   可是它的招牌照样唬人——欧亚大酒店

   这个大堂厨房共用的“大酒店”只有仅仅两张桌子

   在门外一个人像狗样的爬在地上,周围围了一圈人

  那人绝对是节约用水的典范,估计也有三年没有洗头刮脸

  那头发胡子剃下来应该可以足够卖到3块钱的

  可是那三块钱至少可以买到这个狗样的人身上十套衣服

  “怎么回事,怎么回事?”肥猫喝道

   一直手叉着腰站在门口的三角眼跳出来说道:这狗日的在我还没有喝完面汤里吐吐沫,当时碗里至少还

有头十根面条呢!

   朗朗乾坤,在我马鞍山地盘还有这等事情发生,这还了得!

   肥猫上去就照这条死狗踹了一脚,“你还有王法没有?”

   “老……爷,我……三……天……没……吃……”,那死狗还是爬在地上

   “抬起头来”

   那死狗用了半个小时慢慢的转过头来,看到肥猫,眼中露出一丝惊恐,又用了0.0003秒钟转过头去!

   肥猫干了十年治安警,那一丝恐慌,当然逃不过他的火眼

   这眼神怎么这么熟悉,可是一时又想不起来

   

  

 

  

     

TOP

这脸这眼神,就像一片波光潋滟的湖面,在肥猫脑际里由远及近地荡漾开来,好熟悉好熟悉,"咦,时光匆匆?"肥猫又极力地摇了摇头,不可能,难道是错觉?

"时光匆匆?"肥猫试探性的在这人耳边轻声喊了一声.那人身躯明显得颤动了下,眼睛里闪着明亮的光芒,脸上流露出熟悉的表情,就像自己是一件稀世珍宝般的要所有人景仰并珍惜,伸出的手,轻轻的弹了弹额前杂草般的头发..."看,本人是如此俊朗开朗乐观淡定;看,飘柔就是如此自信..."

"啊...这么多年,我以为你完全好了."肥猫有些痛惜地说.

TOP

  “作为至贱无敌派嫡传的...最后一个弟子...我...怎能轻易就...改变风格!”那时光匆匆仍是一头自负表情,俨然已忘了自己却是一副死狗模样。众人欲吐无泪。

  “好了好了,”实在也听不下去的肥猫拎着他回到局子里,找给他点警犬的剩食,三口两口下肚的时光脸上恢复了点人气,靠墙坐直了身体。

  “说吧,怎么会混到如此田地?!”

   时光的眼中泛起一层惊恐的薄雾,“还记得三年前那个冬夜吗?那个圣诞,我给足了恒缘的面子,亲自出席了她组织的那个联谊活动。本来,是打算在会上为我派物色未来的掌门夫人的,那个整晚都满场起舞顾盼生姿的TMDWS神经病,我贪她艳丽,想靠近一嗅芳泽,谁料开心每天却抢到了我前头,情急之下,我伸腿把他绊了个狗吃屎,哈哈哈,到现在我也没忘了他抬起脸时那恶怨的眼神,我如愿走上前去,牵着TMDWS神经病走出会所...没料想到的是...我遇见鬼!!!鬼!!!”




TOP

返回列表